ELZABURU Blog - Industrial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Tag Archives: 知识产权

班克斯真的失去了他的著作权吗?

¿De verdad ha perdido Banksy sus derechos de autor?

一直以来,报道文章常常使用耸人听闻的新闻标题吸引读者,实际却并非总能反映报道的真实内容。近日,许多媒体报道称,著名街头艺术家班克斯(Banksy)在其著名的涂鸦作品《扔花者》的“著作权法律之争”中“打了败仗”。

曾有报道称,在针对某明信片销售公司的“一项诉讼”中,某“法院”“法官”作出“判决”,“驳回”了作者的著作权请求,理由是班克斯选择继续保持匿名。或许,我们该看看事实真相到底如何。

Flower Thrower by Banksy

上文报道里提到的“判决”,实际上是欧盟知识产权局——欧盟商标和外观设计注册主管机关——撤销部于2020年9月14日作出的一项裁定;而所谓的“诉讼”,实际上是针对一项注册图形商标撤销申请所做的“行政性质”决定,该注册图形商标使用了班克斯作品形象,指定使用在《(尼斯)国际分类》的众多商品项目上。

争议商标权利人是Pest Control Office Limited公司,欧盟知识产权局确认了该公司与班克斯之间的关联关系,并未就这一点进行详细讨论。Full Colour Black Limited公司申请撤销争议注册商标,以便其可以自由销售印有《扔花者》这一著名涂鸦作品的明信片。

上述撤销决定的法律依据是,《欧盟商标条例》规定的不得注册情形——商标申请注册时“存在恶意”。撤销部审查后发现,争议商标权人注册商标的目的并非为了在市场销售商品上使用该标志,而是防止他人这么做,这有悖于商标的核心功能(区别商品和服务来源——译者注)。因此,撤销部裁定,争议商标权利人提出申请时存在恶意。

欧盟知识产权局确实是在分析了艺术家班克斯选择匿名、争议商标权利人允许他人非为商业目的复制《扔花者》作品等事实后,得出上述裁定结论。但是,因商标权人在申请时无意使用该商标,行政主管机关作出撤销注册商标的裁定中,有关著作权问题的考虑仅仅是作为“附带意见”提出的。

更重要的是,争议商标被撤销后,Pest Control Office Limited公司失去了将班克斯的作品作为商标使用在特定商品项目上的专有使用权,但这并不意味着班克斯失去了对该作品的著作权,仍然可以向未经许可将该作品用作商业用途的任何第三人主张侵权。

相比本文讨论的欧盟知识产权局的这项“行政性质”裁定案例,在西班牙已经有另一件“司法”判决案例更符合传统意义上的大陆法系著作权争议,该案牵涉到另一位国际知名街头艺术家。

Radiant Heart by Keith Haring

我是指,马德里省上诉法院2018年11月2日的判决 [西班牙语]。该判决确认Keith Haring对其标志性的《发光的心》作品享有著作权,并判决一家公司在大量销售商品上使用与该标志性图案十分相似的标志并简单增加“马德里”字样的行为侵犯了前者的著作权。

艺术作品拥有感动我们的力量,与其出现在哪无关——不论是画廊、网络、还是耶路撒冷的一面墙壁。而艺术家选择主动展示自己的作品还是匿名,亦与之无碍。但任何人不应违背作者意愿,把作品当成攫取商业利润的工具。至少目前在欧洲,这种做法广受质疑。

 

作者: Antonio Castán

本文已发表于Expansión [西班牙语]

访问我们的网站

 

能否限制非欧盟表演者在欧盟获得报酬的权利?

Y si dejamos de remunerar a los artistas de fuera de la UE

2020年9月8日,欧洲法院(CJEU)公布第 C-265/19号裁定,案件争议双方是两家爱尔兰集体管理组织:录制艺术家、演员和表演者公司(RAAP),和录音制品制作者(爱尔兰)公司(PPI)。前者代表表演者,后者代表制作者。

两家机构曾达成协议,由PPI负责统一收取并与RAAP分享通过无线广播向公众传播录音制品取得的收益,即《欧洲议会与欧盟委员会关于知识产权领域著作权的出租权,出借权及其他特定权利的指令(第Directive 2006/115/EC号)》(以下简称《欧盟第2006/115/EC号指令》)第8(2)条规定的报酬。

What if we stop remunerating performers from outside the EU?  

争议起因是,PPI拒绝向RAAP支付相关报酬的约定份额,理由是《爱尔兰著作权法》规定欧洲经济区(EEA)成员国国民或居民之外的表演者,如其表演“并非录制于欧洲经济区领域内”,则不得取得报酬。PPI认为,对特定国家(具体是指,美国)的表演者支付报酬违反了《爱尔兰著作权法》规定的互惠原则,因为该国仅在非常有限的范围内授予爱尔兰表演者取得合理报酬的权利。

显然,RAAP不同意这一解释,认为表演者的国籍或者居住地与其能否分享这一收益无关,因为《欧盟第2006/115/EC号指令》第8(2)条并未做出此种限制。

欧洲法院将本案争议 归结为四个问题

第一和第二个问题合并总结为,依《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表演和录音制品条约(WPPT)》的规定,《欧盟第2006/115/EC号指令》第8(2)条是否应当理解为,禁止成员国限制非本国国民或居民表演者获得前述报酬的权利?

欧洲法院首先指出,《欧盟第2006/115/EC号指令》第8(2)条的确未在上述问题上设置任何限制,同时补充道,从该指令序言第5至7自然段的表述来看,对相关概念的解释“不得与国际公约相冲突”。对这一概念的解释,必须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表演和录音制品条约(WPPT)》为准,即成员国应当保护系本条约任一缔约方国民的表演者和(录音制品)制作者取得报酬的权利。因此,欧洲法院裁定,成员国立法机关不得将取得一次性合理报酬的权利仅限于欧洲经济区成员国国民,否则损害了第三国国民的权利

接着,欧洲法院对第三个问题进行分析,如果第三国限制欧盟成员国国民享有相关权利,该成员国能否相应限制该第三国国民享有《欧盟第2006/115/EC号指令》第8(2)条规定的权利?

欧洲法院承认,这样的保留规定可能影响欧盟成员国及相应第三国的表演者和(录音制品)制作者的地位,但考虑到国际条约规定的互惠原则,“维护音乐录制品交易的公平竞争环境是公共利益的目标,能够成为限制著作权相关权利的合理理由”。

然而,欧洲法院指出,尽管上述理由是合理的,依据《欧洲联盟基本权利宪章》第52.1条的规定,应由欧盟而非其成员国做出此种限制

因此,即使第三国对取得合理报酬权做出保留,成员国也不得自己决定加以限制。只有欧盟立法机关才有权做出这样的决定

第四个问题是,《欧盟第2006/115/EC号指令》第8(2)条是否禁止将取得合理报酬权的权利人范围限于(录音制品)制作人,并不得与表演者分享?欧洲法院只是简单指出,禁止做此类限制。

笔者认为,本案裁定提供了一定程度的确定结论。首先,仍然存在诸如本案涉及的《爱尔兰著作权法》争议条款等法规,表明欧洲知识产权立法仍然缺乏统一性,只有在未充分协调的情况下,才会出现与欧盟指令内容背道而驰的规范。

其次,本案也凸显了音乐录制品市场存在的不平等现象背后的原因。尽管欧洲法院的解释似乎已经给出了明确结论,仍然很难想象主导立法改革的欧盟立法者们,会如本案讨论的这样,对第三国国民取得报酬的权利施加任何限制。如果继续目前的模式,相较于美国等国家,欧盟在这一领域将继续处于不平等地位。虽然在全球市场(如音乐市场)内实施这类限制可能会产生争议,但可以适用互惠原则为这类不平等现象提供临时解决方案

 

作者: Martín Bello

文章已发表在Economist & Jurist [西班牙语]上

访问我们的网站

 

艾萨博睿2019年度回顾

虽然因西班牙采取全国封锁紧急措施应对全球疫情大流行导致了延迟,现在我们向我们的客户、友人和合作伙伴介绍由艾萨博睿编写制作的第九版欧洲工业产权和智慧产权案例年度回顾

Annual Review ELZABURU 2019  

本版《年度回顾》交付印刷之时,我们痛失律所董事长Alberto Elzaburu,他曾充满自豪地向外界介绍历年发布的版本。我们在本版《年度回顾》扉页展示Alberto Elzaburu董事长的照片,谨以此书向他致敬。

长期关注我们的读者可能会注意到,我们在本版中采用了艾萨博睿的公司新标志,象征着不断适应技术革新和社会进步带来的市场新要求的公司使命。

本版《年度回顾》共包含31篇文章,涉及欧盟法院,西班牙最高法院,阿里坎特欧盟商标法院,以及西班牙各省上诉法院等法院的裁判。本书有英语和西班牙语两个版本。公司的众多专业人士的无私和热心参与使这一切成为可能,我们谨向他们表示诚挚的谢意。

希望本书的简要客观分析,能够对关注欧洲工业产权和智慧产权领域法律发展的读者有所助益。

 

点击查看《欧洲法院典型案例年度回顾》PDF版本

点击查看《欧洲法院典型案例年度回顾》电子书版本

访问我们的网站

 

可折叠自行车能否作为作品受著作权保护?

Bicicleta Brompton plegada

2020年6月11日,欧洲法院对Brompton案作出第C-833/18号裁定,正如歌中所唱,答案在风中回荡。一点儿也不让人惊奇。

Brompton是一家生产销售可折叠自行车的英国企业,其中一款可折叠自行车自1987年起销售至今。该自行车的技术创新曾被申请并授予专利权保护:Brompton自行车在三种不同形态(折叠形态,展开形态,以及中间形态)下都能在地面上保持平衡。

 
Bicicleta Brompton abierta Bicicleta Brompton plegada
 

Brompton认为Get2Get公司销售的一款自行车产品(也存在折叠、展开和中间三种形态)与Brompton的可折叠自行车在外观上极度相似,尽管当时上述专利权利已因期限届满而失效,其仍其仍以后者侵犯其所销售自行车的著作权为由,提起诉讼

受理法院向欧洲法院提问:为获得专利权保护所要求的特定技术效果而具备一定外观的物品,能否成为著作权的保护客体?欧洲法院重申了此类争议的判断标准后,将问题重新抛还给受理法院。

欧洲法院首先确认,被诉侵权自行车的具体外观是产生特定技术效果的必要形状:即该自行车可折叠成三种形态,任意一种形态下均能在地面上保持平衡。然而,受理法院应当查明,除了上述情况外,该自行车的外形是否还构成智力创造活动的原创作品

就这一点而言,欧洲法院在裁定中提醒,如果特定外观是出于技术考虑、技术规范或其他要求所决定,进行自由创作的空间很小甚或没有,以致思想和表达混为一体,无法分割的,这种情况下,应当认定不属于智力创造活动的原创作品。即,产品的外形仅由其技术功能所确定的,不属于著作权的保护范畴

受理法院在作出判断时应当首先明确,“作者”在确定产品外观时,通过自由和创造性选择以原创的方式表达了其创造能力,并且产品的外观反映了“作者”的个性。

评估作者选择特定外观的原因时,欧洲法院补充到,其他形状的外观也可以实现同样技术效果,并非决定性评估要素。类似地,被诉侵权人的主观意愿,也与上述评估无关。

至于在本案诉讼程序开始前在先专利权已经失效,以及能够达到相同技术效果的外观的有效性等情况,仅仅在其能够揭示确定相关产品特定外观时的考虑因素时,才予以考虑。

欧洲法院裁定,《欧洲议会和理事会关于协调信息社会著作权及相关权利部分规定的指令(第2001/29/EC号)》第2条至第5条的规定应当理解为,可对下列作品授予著作权保护:虽然该产品的外观至少部分是为获得特定技术效果而要求具备的,但是该产品仍然是智力创造活动成果,因为“作者”通过自由和创造性选择以原创的方式表达了其创造能力,并且产品的外观反映了“作者”的个性。但是,应由成员国受理法院在审查案件全部相关事实的基础上做出判断。

最后,智慧作品与其他工业产权(专利、外观设计、商标等)的区别仍然不是很清楚,事实上,即使依据(或通过)欧洲法院给出的(模棱两可的)标准进行判断,成员国法院的自由裁量权仍然过大

 

作者: Antonio Castán

访问我们的网站

 

Globomedia在与《纸钞屋》创作者和编剧Álex Pina的诉讼中败诉

La casa de Papel

Globomedia, 曾制作过包括《寄宿学校疑云(El Internado)》和《面对面(Vis a Vis)》在内的一系列作品,将Álex Pina和他的公司La Raspa Producciones S.L.U.告上法庭,诉称后者创作《纸钞屋(La Casa de Papel)》作品时与原告签订有合同,后者违反合同有关“服务和知识产权转让”的约定,并未转让该作品给原告。

 

La casa de Papel

 

2019年11月13日,马德里第3号商业法庭判决Álex Pina胜诉,这位编剧创作的《纸钞屋》第四季近期由Netflix首映,要求Globomedia在法院对本案的判决生效后,承担相应费用。Globomedia起诉Álex Pina违反了双方合同的“服务和知识产权转让”条款。

双方之间的业务合作关系可以追溯至1998年。从当年起,Álex Pina以编剧身份为Globomedia提供服务。2007年起,双方就音像制品制作开发项目签订了数个合同。2014年开始,Álex Pina作为执行制片,负责与这些项目有关的协调和制片工作。

2016年,双方签订的合同中规定,“提供电影、电视或其他视听作品项目的创作、设计、编写、内容管理、开发和执行制片等服务,并转让因提供前述服务而产生的对相应作品所拥有的知识产权”。原告认为,该合同明确约定Globomedia对于Álex Pina的所有创作作品有 “优先权或者优先选择权”。然而,在上述合同有效期间,Álex Pina在原告不知情的情况下,创作了《纸钞屋》。因此,原告认为Álex Pina违反合同约定,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共计871,641.76欧元。

需要强调的是,与之前的合同不同,2016年4月21日签订的合同中,并未要求Álex Pina亲自执行协调和制片工作,而是允许La Raspa Producciones S.L.U.(Álex Pina的公司)视需要,将合同条款的相关服务项目外包给其他人完成。正如判决中所指出的,实际合同 “允许服务提供者同时向同属电视领域的其他客户提供相应服务”。

被告否认是在Globomedia不知情的情况下创作完成的《纸钞屋》,本案争议合同是Globomedia与La Raspa Producciones S.L.U.签订的,因此,编剧本人Álex Pina并非本案适格当事人。此外,被告辩称,并不存在原告有绝对优先权的协议。

因此,法官判决驳回Globomedia的诉讼请求,对争议合同进行字面和整体系统解释后,认定Álex Pina “…… 并无义务向Globomedia提交于2016年4月21日签订的合同有效期间,其可能参与设计或创作的所有电视项目,因此,有权将其作品交付第三方客户,无论该项目是由该编剧自己创作的还是由第三方创作的 ……”。

 

作者: Inés de Casas

访问我们的网站

 

检索

Archivo

Formulario de suscripcion

Sí, soy humano*

Se ha enviado un mensaje de confirmación; por favor, haga clic en el enlace de confirmación para verificar su suscripción.
Este email ya está en uso
Debes escribir un email válido
Debes cliquear el captcha
El captcha no es correc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