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8日,欧洲法院(CJEU)公布第 C-265/19号裁定,案件争议双方是两家爱尔兰集体管理组织:录制艺术家、演员和表演者公司(RAAP),和录音制品制作者(爱尔兰)公司(PPI)。前者代表表演者,后者代表制作者。

两家机构曾达成协议,由PPI负责统一收取并与RAAP分享通过无线广播向公众传播录音制品取得的收益,即《欧洲议会与欧盟委员会关于知识产权领域著作权的出租权,出借权及其他特定权利的指令(第Directive 2006/115/EC号)》(以下简称《欧盟第2006/115/EC号指令》)第8(2)条规定的报酬。

What if we stop remunerating performers from outside the EU?  

争议起因是,PPI拒绝向RAAP支付相关报酬的约定份额,理由是《爱尔兰著作权法》规定欧洲经济区(EEA)成员国国民或居民之外的表演者,如其表演“并非录制于欧洲经济区领域内”,则不得取得报酬。PPI认为,对特定国家(具体是指,美国)的表演者支付报酬违反了《爱尔兰著作权法》规定的互惠原则,因为该国仅在非常有限的范围内授予爱尔兰表演者取得合理报酬的权利。

显然,RAAP不同意这一解释,认为表演者的国籍或者居住地与其能否分享这一收益无关,因为《欧盟第2006/115/EC号指令》第8(2)条并未做出此种限制。

欧洲法院将本案争议 归结为四个问题

第一和第二个问题合并总结为,依《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表演和录音制品条约(WPPT)》的规定,《欧盟第2006/115/EC号指令》第8(2)条是否应当理解为,禁止成员国限制非本国国民或居民表演者获得前述报酬的权利?

欧洲法院首先指出,《欧盟第2006/115/EC号指令》第8(2)条的确未在上述问题上设置任何限制,同时补充道,从该指令序言第5至7自然段的表述来看,对相关概念的解释“不得与国际公约相冲突”。对这一概念的解释,必须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表演和录音制品条约(WPPT)》为准,即成员国应当保护系本条约任一缔约方国民的表演者和(录音制品)制作者取得报酬的权利。因此,欧洲法院裁定,成员国立法机关不得将取得一次性合理报酬的权利仅限于欧洲经济区成员国国民,否则损害了第三国国民的权利

接着,欧洲法院对第三个问题进行分析,如果第三国限制欧盟成员国国民享有相关权利,该成员国能否相应限制该第三国国民享有《欧盟第2006/115/EC号指令》第8(2)条规定的权利?

欧洲法院承认,这样的保留规定可能影响欧盟成员国及相应第三国的表演者和(录音制品)制作者的地位,但考虑到国际条约规定的互惠原则,“维护音乐录制品交易的公平竞争环境是公共利益的目标,能够成为限制著作权相关权利的合理理由”。

然而,欧洲法院指出,尽管上述理由是合理的,依据《欧洲联盟基本权利宪章》第52.1条的规定,应由欧盟而非其成员国做出此种限制

因此,即使第三国对取得合理报酬权做出保留,成员国也不得自己决定加以限制。只有欧盟立法机关才有权做出这样的决定

第四个问题是,《欧盟第2006/115/EC号指令》第8(2)条是否禁止将取得合理报酬权的权利人范围限于(录音制品)制作人,并不得与表演者分享?欧洲法院只是简单指出,禁止做此类限制。

笔者认为,本案裁定提供了一定程度的确定结论。首先,仍然存在诸如本案涉及的《爱尔兰著作权法》争议条款等法规,表明欧洲知识产权立法仍然缺乏统一性,只有在未充分协调的情况下,才会出现与欧盟指令内容背道而驰的规范。

其次,本案也凸显了音乐录制品市场存在的不平等现象背后的原因。尽管欧洲法院的解释似乎已经给出了明确结论,仍然很难想象主导立法改革的欧盟立法者们,会如本案讨论的这样,对第三国国民取得报酬的权利施加任何限制。如果继续目前的模式,相较于美国等国家,欧盟在这一领域将继续处于不平等地位。虽然在全球市场(如音乐市场)内实施这类限制可能会产生争议,但可以适用互惠原则为这类不平等现象提供临时解决方案

 

作者: Martín Bello

文章已发表在Economist & Jurist [西班牙语]上

访问我们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