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Elzaburu 150 years


Elzaburu in Busines TV

新闻

博客

  • 2016欧洲发明家大奖
    工业

    Virna Cerne and Ombretta Polenghi (Italy): Gluten substitutes from corn

    Joan Daemen, Pierre-Yvan Liardet and team (Belgium,...

  • 欧盟法院为精神损害赔偿“插上翅膀”
    过去知识产权侵权案中的精神损害的赔偿,必须突破巨大的障碍,克服极大的偏见。一些障碍是源于损害的本质:在商标、外观、专利或者其他的知识发明方面,讨论经济损害总是要比讨论对作者和权利持有人无形的或精神世界的损害要容易很多。而对于精神损害赔偿处理的保守态度可能也是法律缺失的一个表现,这是很可悲的事情。

    根据2004/48/EC指令, 扩大知识产权保护的方式是将精神损害放入到侵权的负面经济后果中,和被侵权人遭受的利润损失以及侵权人的不正当获利一起(第13.1条a款)。或者,指令规定了基于假设的知识产权使用费的赔偿,例如,如果侵权人已要求相关的授权批准(第13.1b),且一次性支付已经到期。

    这给人的印象是,如果原告选择该替代标准来评估损害的价值,如,假设使用费,精神损害就无法进入到等式中来。多亏了19/2006号法案,西班牙立法者已经意识到该立法的异常,并将其运用到了所有形式的知识产权中:商标法案、专利法案、国家设计法案和西班牙著作权法案的统一解释。

    2016年3月17日,欧盟法院在其C-99/15案件的判决中,最终解释到位。该判决来源于西班牙最高法院关于著作权精神损害条例的初步判定。原告(试听作品的导演,编剧和制作人)对一个包含其部分作品的纪录片的制作人提起了诉讼。原告选择的费用的补偿标准为未经授权使用他的作品,同时也要求1万欧元的精神损害赔偿。最高法院想知道是否在这种案例中可以额外要求精神损害赔偿。

    在最终的判决中,欧盟法院澄清欧盟法院的规定不仅需要就其字面进行解释,也要根据其背景和其所追求的目标来解释。损害赔偿必须要追求确保事实上遭受的歧视的全部赔偿;而假设使用费仅仅包含“物质”损害。因此,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权利持有人进行精神损害索赔。

    由于该判决的副作用,使其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它的澄清范围延伸到了商标,专利和外观设计法。 但是,如果判决给予精神损害以翅膀,那我们不应该试图飞的过高。因为也有规则制约着精神损害赔偿,就像是伊卡洛斯蜡翼翅膀的故事一样,我们可能最终会因为飞的过于接近太阳,翅膀被烧焦而沉入大海,这样就不能归咎于立法的缺失了。

     

    作者: Antonio Castan

    来源:艾萨博睿(ELZABURU)知识产权

     
  • 欧盟法院为精神损害赔偿插上了翅膀
    过去知识产权侵权案中的精神损害的赔偿,必须突破巨大的障碍,克服极大的偏见。一些障碍是源于损害的本质:在商标、外观、专利或者其他的知识发明方面,讨论经济损害总是要比讨论对作者和权利持有人无形的或精神世界的损害要容易很多。而对于精神损害赔偿处理的保守态度可能也是法律缺失的一个表现,这是很可悲的事情。

    根据2004/48/EC指令, 扩大知识产权保护的方式是将精神损害放入到侵权的负面经济后果中,和被侵权人遭受的利润损失以及侵权人的不正当获利一起(第13.1条a款)。或者,指令规定了基于假设的知识产权使用费的赔偿,例如,如果侵权人已要求相关的授权批准(第13.1b),且一次性支付已经到期。

    这给人的印象是,如果原告选择该替代标准来评估损害的价值,如,假设使用费,精神损害就无法进入到等式中来。多亏了19/2006号法案,西班牙立法者已经意识到该立法的异常,并将其运用到了所有形式的知识产权中:商标法案、专利法案、国家设计法案和西班牙著作权法案的统一解释。

    2016年3月17日,欧盟法院在其C-99/15案件的判决中,最终解释到位。该判决来源于西班牙最高法院关于著作权精神损害条例的初步判定。原告(试听作品的导演,编剧和制作人)对一个包含其部分作品的纪录片的制作人提起了诉讼。原告选择的费用的补偿标准为未经授权使用他的作品,同时也要求1万欧元的精神损害赔偿。最高法院想知道是否在这种案例中可以额外要求精神损害赔偿。

    在最终的判决中,欧盟法院澄清欧盟法院的规定不仅需要就其字面进行解释,也要根据其背景和其所追求的目标来解释。损害赔偿必须要追求确保事实上遭受的歧视的全部赔偿;而假设使用费仅仅包含“物质”损害。因此,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权利持有人进行精神损害索赔。

    由于该判决的副作用,使其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它的澄清范围延伸到了商标,专利和外观设计法。 但是,如果判决给予精神损害以翅膀,那我们不应该试图飞的过高。因为也有规则制约着精神损害赔偿,就像是伊卡洛斯蜡翼翅膀的故事一样,我们可能最终会因为飞的过于接近太阳,翅膀被烧焦而沉入大海,这样就不能归咎于立法缺失了。

     

    作者: Antonio Castan

    来源:艾萨博睿(ELZABURU)知识产权

     

微博

© ELZABURU 2015 - Miguel Ángel, 21 - 28010 马德里,西班牙 - 电话 +34-91 700 9400 - 传真:+34-91 319 3810 - elzaburu@elzaburu.es



Partner with    Allied with   Member of   Member of   
fundacionalbertoelzaburu   image_223841012472 foro images

We have published a new Cookies Policy explaining what Cookies are and how we use them on our Website. We use third-party Cookies to analyse user browsing and predetermine the user's language. If you wish to know more about Cookies, their functions and/or disable them, please read our Cookies Policy. Bear in mind that some parts of the Website will not function correctly if Cookies are disabled.
By continuing to use this Website, you are consenting to the use of Cookies.
Depending on whether or not you consent to the use of cookies on this Website, you will be sent an additional Cookie so that your choice is remembered and you do not have to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every time you access the Elzanet Website.